倾君

【蝶月】【月蝶】蝶·小·月

云生不知处:

首先,恭贺钱蝶再次登场!潇洒依旧!被欺负依旧!【等等?】




然后,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是有个莫名的想法。


蝶=蝴蝶君


月=公孙月


中间的那个小,自然是因他们而出现的新生命。


而蝶小月不单单可指吉祥如意的一家,也是小公举的名字。




————




小月有个爹,叫蝴蝶君。


小月有个娘,叫公孙月。


小月她不姓小,她姓蝶。




一、姓氏




“为什么要姓蝶?”




“你想姓公孙我也不介意。”




“……还是蝶吧。”




二、我爱爹娘




小月姑娘从小就展现出父母的优良风格,善观察爱父母尊老幼,这三点从她找出蝴蝶君藏着的黄金交给公孙月最后听公孙月的意思换米派给贫民就可以看出。




三、年纪




爹亲今年也有【打码】岁了,却还能被人叫姐姐,也是一件很厉害啊。


被怒气冲冲牵回家的小月看着金发飘飘的阿爸如此想着。






四、玩心




如果娘亲玩起来二十五岁,小月玩起来十五岁,爹亲玩起来就只有五岁了。


可色阿姨说,那是因为有你们在,他才会开心。






五、伤痕




小月趴在窗台上,看着娘亲褪去爹亲的衣衫,露出伤痕累累的上半身。


她是第一次知道爹亲身上有这么多伤。






六、温柔






然后娘亲替爹亲擦药敷毛巾,爹亲看着她,眼里都是温柔的笑。






七、吻




娘亲就这么亲下去了,简直没眼看。






八、轻功天赋




捂着眼睛这么想的小月完全忘了目睹全程时她一声没出。






九、习武




蝴蝶君自然看得出女儿的灵骨卓越,可不知道为什么他不想教女儿习武。


“我宁可她跟谈无欲去写书。”穿好衣服的蝴蝶君磕着瓜子这么说。


“你确定?”公孙月看过来。


啪叽一声,瓜子掉了。






十、儿控




要娶我女儿,先过十三蝴蝶阵!






十一、母爱






爹亲和她说,娘亲身体不好要多照顾她,可生病时她都是被娘亲抱在怀里哄,要怎么照顾?






十二、父爱




娘亲和她说,爹亲阴雨天身体会不适多让他点。可那场大雨中,她见到了不再言笑的爹亲和那把一直收藏着的刀。






十三、杀人




在取出那把刀前,爹亲难得肃了肃容,问她怕血么?


她当然摇头。


爹亲看了娘亲一眼,只是那一眼的功夫,娘亲已将她抱起来,云淡风轻说了句二十息。


趴在娘亲怀里,她目送着扛刀离开的人。






十四、一家




我为你们而战。







公言锡爵:

阿月仔x蝴蝶君,霹雳里最喜欢的一对bg,提前预祝大家七夕快乐~

遇雨(一)

柳烟北:



大概就是想写写十八年前的故事。大概之后小蝴蝶也会出场?


———————看到双月一张同人图嗷的一声就开写的分割线—————


谈无欲已经忘了自己是怎样来到北域。


他自无昼无夜的虚空中跋涉,似乎走过了会刺伤人眼的银白雪原,从接住残阳的血红沙漠中穿越而出,杨柳与燕子走进他的眼睛,又悄然离开。


他最终在北域迷失了方向。


遥远的北域,流传着许多故事。


可那些故事他全都不知道。


他只知道那是一个初春,大雨怎么也下不完。


他走向连绵的山岭,山岭同雨一样长。他无论走得多远多久,都还是遇上。


雨滴落在他挽起的银白长发上,又透入墨色的长袍中,冰冷的水汽缠绕着他,如同罗织的网,一寸寸向筋骨中收紧。


真冷,如果有一团火就好了。不是火的话,如火的红也可。他想。


可惜红不都是暖的,也有像血一样的凄与寒。


谈无欲抬头望向山岭上一抹似血的嫣红,他在雨中行了三日,红色也不远不近,随他走了三日。


“你在等什么?”他忍不住开口问道。太久未曾发出声音,他原本清润的嗓音像被刀割过,很快湮没在雨中,像困在屋檐里飞不出去的燕子。


听不到也好,他突然想,只是不要离开。他渐渐觉得那一点红像他心上唯一跳动的沉眠之火,支撑他走过这场无尽的雨,无尽的跋涉。


他还不知道自己要走到哪里,所以他不能停下,也不能闭上眼睛。


可红色却渐渐走近,火烧了起来,直落在他的眼底。他才看清楚,原来那是一柄红伞,红伞下是红衣,红色的长发。


血的气息,血的声音,红色的血中,轻而飘忽的声音。


“我在等你死,想看看你还能走多远。”


火烧尽了,他感觉心尖被握紧一般传来疼痛,雨还在下,可雨变的那么沉,撕扯着他的白发与墨色的衣,直到让他倒在雨中。


“我不会死…我还有许多事情没有做。”


“你的名字?”


“谈……”


轰隆的雷声,如同回应万古旷野的沉默。红衣的人却只借雷声前猝然划过的闪电,看清了他紧蹙的眉与眉心一点朱红。




章袤撑着伞在雨中走了很久,才在深可容膝的芦苇荡中找到了那间茅屋。


细雨迷蒙,他一时间竟然不忍走近。


接近有时是破坏,会打破相遇瞬间红色闯入眼帘的刺痛。


如果不是门口立着的红伞,他几乎觉得它就是荒原的一部分。公孙月只带他来过一次,可他还是找到了。


只要肯花时间,再难找的东西也能找得到。


可这次实在有些迟了。邓九五给他的命令,是三日内务必把黄泉赎夜姬带回。


他已经找了一个月,有时碰到好喝的酒,开的正盛的花,他就停下一日,像迷失在人间繁华里的少年人,沉醉不肯醒来。


公孙月常说他还是少年人,小孩子。他不知如何辩驳,最终自己也几乎相信了。既然如此,她要做什么,要去哪里,他又怎么阻拦的住呢。


于是十天前,黄泉赎夜姬杀尽九府十洞三千六百人的消息传来。人们都知道了,北域杀人的魔女,有红色的长发,一柄红色的伞。


红伞此时就静默地立在门前。


“四姐,看来我闯祸了。”他喃喃自语。




大门忽然打开,走出的却不是红色的身影,黑衣白发的男人清瘦如鹤,又像淋漓的墨泼在了单薄的纸上。


章袤一时间愣住了。


“你有客人来了。”男人微微向屋里偏过头。


失神只得一瞬,下一秒,章袤束起的发尽数散落,将玉簪最锋利的一点抵住了他的咽喉。


血珠滴落在他的黑衣上,章袤忽觉自己刚才迸发的气恼师出无名,可男人的眼神依然平静,深潭一般的黑色瞳孔里只映出了他一个人的愤怒。


正当他犹豫是否要再进一寸,玉簪已骤然被掌风打落。


“兰漪,你刚来就要杀人?”


暗红的发丝与熟悉的声音终于出现。章袤看着她的脸上依然是捉摸不定的表情,她俯下身捡起发簪,簪在他的头上。


杀人的手从他的发上抚过,竟然意外的柔和温暖,他忽然觉得自己好像真的做错了事,惹得她生了气。


“不是。我只是记得四姐从前没有朋友。”他低声说。




多年后再下雨时,章袤还会回忆起这个场景,但他却已经不记得公孙月是如何回答他的疑问。


又或许她自己也不知应该如何回答。


正如她从前并不知道,自己为何喜欢血的气味,喜欢一人独行。


那一年她在深山中遇见了一场下不完的大雨,她从伞下伸出手,雨水很快将她手上的血污洗净,血的凄艳归于泥土,很快再也分辨不出,天地回归了纯然的平和。


流出的血会消失,尸骨与哭声最终也会消失,天地极致的包容之下,其实是一派极致的无情。


无情。


她那孩子气的五弟,乃至三位杀人不眨眼的大哥,曾经给过她这样一致的评价。


据说高手自我修炼时会刻意追求无情,然而她并不需要如此。她只是觉得世上的贪嗔痴,悲伤与喜悦,于她而言,观视起来仿佛相隔雨幕,又像隔岸燃起的火焰,颜色,观感与温度都存在,只是她看不真切,亦不知它们从何而起。


因此大雨中她并不觉得烦躁或狼狈,视线的模糊,反而让她真切地体会到自己的心中确实空无一物。




漫无目的地跟随黑衣白发的旅人在山间行走了三天,公孙月终于等到他倒在自己面前。


她早发现他气息不稳,脚下步子踉跄,像重伤未愈,又如初生的稚子般虚弱。他早就应该力竭停步,为何还能继续走下去?


从上向下俯视,他瘦削的身影如蝼蚁般羸弱。


白色的长发挽在身后,轻轻扫过黑色的衣,像风雨中飘摇的一朵残莲。


可他的脊背依然挺拔着。


她忽然生起了好奇心,她曾见过许多坚毅不屈的意志,至死未改的深情,这样炙热的情感往往使她感到嫉妒、愤怒。可对他,她只是迫切想知道,他会迎来怎样的终结。




未等到他说出自己的名字,微弱的气息已经散去。公孙月俯下身,默默回想着他刚刚说的话。


你还有什么事情没有做呢?你已经走了这么久,可你现在要死了。


她拨弄着他黑色的衣角。


她知道他很快也要消失了,像鲜血滴入泥土中,连同他好看的眉眼,他的不甘与遗憾。


惊雷前的闪电划破墨色的天空,雨幕瞬间被劈开一道裂缝,如同神祗偶然睁开凝视人间的眼眸。


一丝微弱的温暖忽然传入她的身体。


雷声乍然震彻虚空。




他虚弱的手轻轻握住了她的指尖。




章袤回报邓九五说他没有找到黄泉赎夜姬时,清楚地看到二哥本来就显老的脸上又多出了若干条皱纹。


“五弟,你可知她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我不能够懂她。”


章袤转身走出了门。




回程的路他走的很快,花期已过,花树下埋着的酒被农人在春耕开始前尽数喝完了。


离开那片芦苇荡前,他带走了放在门前的红伞。


细雨于是没有再打湿他的衣服,可他淡蓝的衣服和手上那枝兰花在伞下,像是被红色的火焰灼烧过。


火会不会有一天也点燃那双漆黑的眼?


他忽然这样想。


连绵的雨丝渐于消逝无声。



【霹雳填词】【双月】【友情向】此间霜月

我要炸!!!!!

风衢:

渣作存个档混个更,不熟悉各方小伙伴LOFTER贴上微博及ID。


感谢大家不嫌弃一起努力成品,简直美得不像话QAQ


懒得自己写直接复制师父的23333333


可翻可剪辑,求圈


微博→http://weibo.com/2039521450/Dj1VZbxPd


5sing剧情版→http://5sing.kugou.com/fc/14966596.html###


纯歌版→http://5sing.kugou.com/fc/14966591.html




此间霜月
原曲:Rin-Genji
填词:风衢
文案:东醪
CV/翻唱:谈无欲:筱博【雪泥小筑】
公孙月:上官岚枫【雪泥小筑】
后期:青之空
海报原画:食堂英雄/老杨
美工:九歌

【念白】
公孙月:你是何人?
谈无欲:过路人。
公孙月:这三百人的下场,你可看清?
谈无欲:并无遗漏。
公孙月:(撑扇)
谈无欲:你要杀我?
公孙月:有何不可?

【唱】
公孙月 


夜 寒夜 寒夜无尽彼时杀戮罪业 
喋血 喋血沾染十纤指绛皓间
红扇不敛桀骜一世狂癫
奈我如何

谈无欲 


月 残月 残月未没仙风皓发似雪
默缄 默缄静纳天地入双眸眼
拂尘无念傲然世间怎得见


【念白+唱】
公孙月:为何不躲。
谈无欲:躲又如何。
公孙月:求一线生机。
谈无欲:若人心存杀念,避之也无丝毫生机。
公孙月:哦?那你的意思是,我是一个毫无善念之人?
谈无欲:(轻推开停在颈前的扇子)不是。
谈无欲:起码现在,你的扇子不是。


月主谈辅 


乱(风声乱)
黯(星辰黯)
风动星湮
绣扇轻捻 风云变
(皓腕微点 无言 雨雪尽剪)

谈主月辅 


重(纱影重)
动(玄衣动)
纱缈衣猎
白拂挥别 流云遣
(剑眉斜掠 只影孑 凝冽 如月)

谈月合 初逢却似故见




【唱】 
谈无欲 


机关算 谋计断 与日争辉月华染
此身凡 拂还乱 年少心犹看不堪

公孙月 


黄泉路 执迷途 踏入修罗不知误
无间苦 魔邪缚 蹉跌后无人相扶

谈无欲 


恒河岸 长歌漫 一曲娑婆过往散
百年憾 今笑然 红尘念皆作云淡

公孙月 


踟蹰步 回首顾 心若菩提终了悟
足音笃 决意孤 屠恶鬼有谁敢阻

谈月合 叹 昔年河山 终得遇你并肩相看

【念白】
公孙月:黄泉赎夜……赎夜……哈,我这血污晦暗之夜,凭何来赎。
谈无欲:凭这皓洁皎月。
公孙月:一月何足以赎。
谈无欲:若有所悟,银练当洗净一身铅华。怎不足?
谈无欲:灵山忘情……此夜之后,且不如以逍遥公孙为姓,皓月为名。
公孙月:……公孙……月?
谈无欲:双月作朋,忘尘之后,你可愿与我为友?
公孙月:……嗯。
谈无欲:好友。
公孙月:……好友。


【二十年后】


【念白】
公孙月:恒河一别数百载,你怎不去见他。
谈无欲:苦守阴川十八年,你怎又不接纳他。
公孙月:哈……忘情之月尚未明,不敢相付人。
谈无欲:脱俗皓月也未清,不敢照世人。


【唱】
公孙月 同 殊途归同 往昔乘风 此去后夜色消融

谈无欲 梦 红尘客梦 浮生倥偬 醒时空 再向天际中 曦光正醺浓 

公孙月 


夜 长夜 长夜穷尽此刻天光乍泄 
融雪 融雪点染眉目间血色浅
红扇微撑逍遥此世无牵
宦游人间

谈无欲 


月 皛月 皛月将现道骨身形意决
抚剑 抚剑笑看星辰握掌指间
拂袖轻撇济世此心终得愿

公孙月 


蝶 红蝶 红蝶翻飞佳人玉腕指尖
因缘 因缘线牵应许白头相见
苦待灵山忘月十八年间
执手相偕

谈无欲 


劫 浩劫 浩劫一场怎奈日月齐天 
并肩 并肩无言舞明圣风华现
红尘再开对局胜负难定限

【念白+唱】
【唱】
谈月合 浮沉人 

【念白】
公孙月/谈无欲:好友。

【唱】
谈先月后 


千夫所指 (往事成昔) 
是非何评 (磊落月形) 
脱俗无欲 (输赢怎定)



谈月合 同辉谁湮

【念白】
谈无欲:但愿蝶月相陪。
公孙月:再看月争日辉。

圤时一:

拖延症加懒癌晚期的我又来了,这个坑。。。嗯。。算是填了吧。。。这组。。额。。。真是有够红红火火恍恍惚惚的配色~~注意护眼~~O(∩_∩)O哈哈~应该算狗粮吧

纳言要涅槃槃:

潜鳞

南海之外有潮城,城中绰约多鲛人。 

一场意外使我痛失一鳞, 守城龙君赠我龙鳞

 从此

眉间心上,念念不忘


为尤四姐《潜鳞》绘制的上下册封面

正巧七夕~

发图祝贺全天下单身狗节日快乐~~~

+LC斐尔+:

之前古装老叶做了一下衣服的具体设定图

嘛……总体来说……是最简单(穷)的一套了^q^

能写的都写了……其他的自由发挥吧_(:з」∠)_